2020免费看视频的软件排行

   () 小六被擊倒對于他們來說是一個不利的信號。

   遠點架槍位的被放倒,局勢就有一點點被動了。

   他們現在這個點,只能夠沖了。

   “沒事,別慌!”

   盡管銀蛇心里有點不舒服,這一刻還是鼓舞隊友喊道:“他們之前可是沒贏過我們,放心!”

   “嗯,怕什么!就算他是zgod又能夠怎么樣?還能真打贏我們?”

   淡淡的話語響起,夾雜著如若冰霜一般冷冽的弧度:“干就完了!”

   va的眾人在銀蛇的鼓舞下提升了幾分士氣,心里也更有了一些底氣。

   這一波直接出手,準備攻樓!

   三人成虎。

   虎嘯山林。

   投擲物開道,準備強沖。

  
花苞頭清純可愛粉嫩少女

   “注意角度,給他們一個當頭棒喝,然后我們趁著這個時機,用手雷的聲音掩蓋腳步我們強沖,打對方一個出其不意!”銀蛇有條不紊的說道。

   指揮沒問題。

   va的的隊員也掏出了手雷跟閃光,準備一次性灌入其中。

   陡然之間,槍聲響起。

   化作道道鋒光火猛然呼嘯,鋪天蓋地,寒意逼人。

   “什么?”

   正在捏雷的家伙有怎么想到他的側面已經來人,而那槍口對準了他的腦袋。

   噠噠噠!

   火光吞吐,宣泄的火力爆發出恐怖的傷害。

   瞬間就將那人給擊倒在地。

   “什么側邊!在我們側邊,側邊有人!”

   “快撤!”

   銀蛇沒有多想,直接咬著牙齒喊道:“不對,這波不能撤!沖,沖進樓里!!”

   “后路已經被封死了!”

   不得不說va銀蛇還是有點東西的,在這個時候依舊保持著足夠的清醒,瘋狂的提示著。

   現在大家玩游戲丟手雷都有一個習慣,就是按下r拉弦,然后快爆炸時候再丟出去。

   這就讓你捏雷拉弦的時候是一個真空期,這是無法動彈的僵直的時間,這個時間被打不僅僅是沒辦法還手,而且拉弦手雷是沒辦法收回的。

   所以銀蛇想離開,在被對方動手包圍的情況下最好的辦法是離開,但是現在根本沒有離開的可能。

   對方會放任他們離開?

   怎么可能!!

   擺在他們面前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沖上去!!

   索性直接沖上去將對方給擊倒把!!

   銀蛇作出了最為直接的選擇。

   砰!!

   伴隨著手雷發出轟然的爆炸之剩,va剩余的二人直接沖入了樓中。

   “沖進去了么?”

   林復笑了笑,嘴角扯動:“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只是困獸之斗,你以為的破局,何嘗不又是一個牢籠!”

   淡淡的笑容從他的嘴角顯露,這一刻的林復無比自信。

   “呼!”

   銀蛇沖入樓中,外面的手雷才爆炸,手雷掀起一陣爆炸的沖擊,幸運的是銀蛇跟隊友現在已經躲在樓內,避開了手雷的轟炸。

   “還好銀蛇哥開口提醒的快,不然我們就著道了!”

   va的隊員開口說道。

   “先別開心太早,我們還不算完!”銀蛇抿了抿嘴說道:“那個家伙肯定不會就這樣放過我們!”

   “那怎么辦?”

   “要么我們卡在二樓去打下面或者直接強沖搶在下面來的時候把對面給擊倒!”

   銀蛇給出了兩個選擇。

   毫無疑問這是當下唯二的選擇,或者說還有第三種選擇,那就是白給!

   白給是不可能白給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白給的。

   “你怎么說!”

   他的隊友看向銀蛇詢問道。

   “打上面!”銀蛇果斷的說道:“這是我們唯一的選擇!”

   …………

   在外面林復在隊伍語音里也迅速溝通了起來。

   “樓上小心,我跟仁王在包夾,你們要頂住一波進攻!”

   林復在隊伍語音中提醒道。

   “他們會打我們么?也許他們會縮在樓里把!”午夜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呵呵!”

   林復笑了笑,看向他一眼解釋道:“看似可以做出選擇,實際上他是沒辦法選擇的!”

   “如果真的龜縮在樓層里,等到我們上下匯合,他們只有死路一條!沒有操作的空間!”林復解釋道:“所以他們只能夠打你們!”

   “那我們……”

   “你們守樓是有優勢,但是最好的話還是不給他機會!”林復說

   著。

   跟rank不同,職業比賽比的不是誰更秀,也不能這么說。

   總體來說就是誰更穩,穩則代表犯錯的概率會很小,這就是機會。

   因為總要有人犯錯的,你不犯錯那就是對面會犯錯。

   就拿這一波來說,的確狗八跟午夜可以打銀蛇兩人,如果打贏了那自然是皆大歡喜,一旦輸了的話……

   那么銀蛇就會變成守樓方,林復需要攻樓,攻樓的難度自然會比守樓更難。

   所以午夜跟狗八最好的選擇就是拖著,等到林復他們來了,依舊是上下圍攻的局面,難逃一死!

   狗八提點到這里就明白了,不需要林復繼續說,直接掏出了燃燒瓶。

   是的,他撿到了燃燒瓶。

   左鍵投擲而出,燃燒瓶砸在面前的墻壁上反彈了下來碎裂,里面金燦燦的火光,頓時順著地面蔓延開來。

   熾熱的火光仿佛要將整個樓梯都點燃,氣勢逼人。

   這火光封住了路,也封住了銀蛇等人想要來找麻煩的心思。

   尤其是銀蛇看著面前燃燒起來的火光,眉頭皺起,嘴里暗道一聲:“該死,真是狡猾的家伙!!”

   “那這……”

   銀蛇的隊友看向他。

   沒辦法了!只能等了!“

   銀蛇臉上有些無奈。

   燃燒瓶除了會增加灼燒傷害以外,還會讓燃燒瓶上的玩家無法開出右鍵瞄準。

   這一波讓銀蛇不得不放棄,就算他們朝著燃燒瓶沖上去,沒辦法開鏡的他們也會成為對方的靶子。

   他們這一波只能夠的等了!

   “封了,燃燒瓶封路!”狗八開口喊道。

   “ok!”

   林復嘴角一笑,他看了仁王一眼:“這一波輪到我們了!”

   “是啊!”

   周仁王看了林復一眼笑了笑。

   “那就看看我們的默契還在不在把!”

   林復笑著說道:“你可不要拖累我后腿啊!”

   拖你后腿?你在說什么呢?單純!!

   你怎么都在想象這些不切實際的事情!!

   “你可千萬別跟rank一樣一碰就倒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