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黄台下载

   “素茶?!”

   唐三藏目光微微一動地打量了一下黃花觀觀主,但見其表情正常自然,卻不知其是否在特意在暗示著貧僧。

   如此,卻也成了壓倒唐三藏心中猶豫是否過門而不入的秤砣一側的稻草。

   再兼之受到“來都來了”的影響,唐三藏卻是熄了和黃花觀觀主告罪一聲徑直離去的心思,隨著黃花觀觀主入了道觀之中。

   而隨著唐三藏行走在道觀之中,唐三藏平和的眸子不經意掃視之間,注意著表面干凈整潔的道館各處不起眼的細節中,處處都布滿了悠久歷史的痕跡,亦算是從間接處證明了黃花觀觀主在道觀之中修行了數千年的話語。

   換而言之,這一片古色古香的道觀,從某種意義而言,就是一個擁有著悠久歷史的古董。

   若是換在前世,數千年歷史保留完好的古董,怕是稱之價值連城都毫不為過。

   當然,在這方世界之中,對于這些似乎用凡木修建而成,經歷了數千年歷史痕跡的道觀,還有一個更為貼切的稱呼——“危樓”。

   而唐三藏不著痕跡地左右看了一圈后,視線朝著猴子的方向落去,見猴子似乎并沒有察覺到什么異常,也便沒有說些什么。

   即使唐三藏那悄然籠罩于身的“正道之光”隱隱之間察覺到了黃花觀觀主的本體乃是異類,但也沒有多余風聲鶴唳。

   畢竟認真計較起來,豬八戒和沙僧在“正道之光”的感應之下,同樣也屬于異類,甚至就是唐三藏所熟知的鎮元子大仙,也同樣屬于異類的一種。

   修道……可不僅僅只有人類修道,漫天仙神之中,本相乃是異類的更是數不勝數。

  
向日葵氣質美女白紗刺繡長裙側顏精致五官漂亮圖片

   或者說,這方世界上至天庭佛教,下至荒山野嶺,異類才是真正的主流,這并非是什么天荒夜談的事情。

   在黃花觀觀主的帶領下,唐三藏一行先是到了道觀主殿上的三清圣像前拈香注爐,禮拜三匝后,這才隨著黃花觀觀主落座。

   而那些跟隨著黃花觀觀主在門口處迎接唐三藏的小童,則是在這期間備好了瓜果、香茗等等,以便黃花觀觀主待客。

   “圣僧,請,這杯中素茶乃是貧僧修行于觀中閑暇之時所栽培,雖稱不上什么上好的仙茶,但有幾分生津止渴的功效,圣僧可嘗之以解疲勞。”

   黃花觀觀主做了個請的手勢后,便朝著唐三藏微微示意? 先行品嘗了一口香茗。

   “謝過觀主。”

   唐三藏雙掌合十地道了個謝? 這才捧起茶杯,嗅了嗅它的香氣。

   霎時? 一陣芳香撲鼻而來? 讓人頓生通體舒泰之感。

   可惜,此素茶并非是唐三藏心中所期待的素茶。

   當然? 并非是唐三藏會貪杯,而是唐三藏倒是對于碰見前世金蟬子的故人? 從中了解自己前世事跡頗有些興趣罷了。

   隨即? 唐三藏小小地抿了一口杯中香茗,莫名回想起了曾經那日日素手斟茶遞于自己的三圣母楊嬋,也便干脆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這茶……遠遠沒有三圣母楊嬋所泡的香呀……

   “對了,圣僧……”

   而黃花觀觀主與唐三藏隨意地談論了幾句趣事后? 問道。“貧僧尚未知圣僧姓名? 又是為何深夜經過貧道這小小道觀之中?”

   “阿彌陀佛,貧僧唐三藏乃是從東土大唐而來,欲前往西天拜佛求經,之所以深夜途徑這處,卻是貧僧一行心急趕路? 見今晚月色明亮,故以深夜趕了一段路? 恰好緣之所至,卻是到了觀主的道觀門前。”

   唐三藏祥和溫潤地解釋了一番? 語氣并未用力刻意,但卻是下意識便會讓人相信眼前這個俊俏僧人所言? 不會升起絲毫懷疑的念頭。

   “原來如此……”

   黃花觀觀主微微點了點頭? 正想要說些什么之時? 忽然腰間的一枚紋著諸多昆蟲的玉牌亮了亮,只得尷尬地笑了笑說道。

   “諸位暫且歇息,小小嘗一番瓜果之類充饑,貧道有些急事需處理一下,去去就回。”

   隨即,黃花觀觀主幾個踏步之間便離開了正殿,幾個兜轉之間,來到了黃花觀后院庭院處,卻是見七只裹著蛛絲衣裳的蜘蛛精正站在其中。

   “你們怎么來了?”黃花觀觀主打量了一下,開口問道。

   “而且平時你們不是好華服,愛美貌嗎?怎么今日倒是如此簡陋便到了我這處。”

   七只蜘蛛精中的“大姐”上前,朝著黃花觀觀主行了個禮,說道。“師兄見罪,我等今日卻是遭遇了一些事,故以不得不到這處來躲一躲。”

   “哦?莫不成那七仙女回頭尋你們討要那濯垢泉不成?”黃花觀觀主微微地撫了撫自己那有些凌亂的斷須,問道。

   “那倒不是……”

   隨即,“大姐”事無巨細地跟黃花觀觀主詳細地將今日發生的怪事地說了一遍。

   “師兄,情況便如此,如今我們姐妹身無片縷,又無家可歸,只得暫且到師兄你這里住一住,順便躲一躲那未知的存在,也免得遭了禍端。”

   而黃花觀觀主聽了蜘蛛精所言,目露思索神色,頗有些好奇地說道。

   “此事,倒也確實有些怪異,按理說你們久居深山,除了因在我的幫助下從七仙女手中討得了濯垢泉,也不曾結下什么因果,料想不會有什么能人莫名尋你們麻煩才是……”

   “而且若是七仙女心有不甘回頭報復,也不會使用偷竊衣物,燒毀洞府,乃至于將你們捆綁抽絲這等下作手段才是。”

   “正是如此,我等姐妹思前想后,亦有些搞不懂對方目的何為,只得來這處求師兄庇護了。”“大姐”苦笑了一聲,道了一句,最后還不忘小小地拍了拍黃花觀觀主的馬屁。

   “無礙,既然如此,你們便暫且住下來了,貧道倒想看看是何方妙人行這等妙事。”

   隨即,黃花觀觀主吩咐小童將蜘蛛精們帶下去廂房中歇息,并且替她們尋些到了黃花觀之中的有緣人所留衣物交予蜘蛛精們。

   嗯……至于這些寬松窄小皆有的衣物蜘蛛精們合不合身,黃花觀觀主可不會理會。